銀燭秋光冷畫屏,輕羅小扇撲流螢。


 


 


天階夜色涼如水,坐看牽牛織女星。


 


 


唐朝杜牧秋夕


 


 


這詩意境好,有些許的失落,有淡淡的哀愁


 


秋天--本來就是一個憂鬱的季節,應該要帶點感傷


 


不過中秋依然是中秋,希望這皎潔的月光,能帶領大家找到期待的幸福


 


 


 


觀落陰


 



 


 


這是一則不太好的回憶,胖胖熊情願能忘卻它,可惜越不好的記憶呢,似乎會刻劃在你的心中越深,不


 


容易抽離它.....。


 



 


 


民國89年夏季,一位19歲的年輕人葬身於烏來鄉燕子湖,是這一篇故事的起因..........。


 


 


 


淡水往金山的路上,大約在新埔工專(現已改制科技大學了)往前1公里處,轉入一條產業道路後,有一


 


宮廟,這位宮主是我在卡到陰那篇文章所提的師伯的師弟,胖胖熊跟這位宮主並不熟識,他是師伯的師


 


弟也是我與他發生衝突之後,才於意外下得知的,話說.......


 



 


 


為致與建弘是高中同學,兩人是死黨,不論是把妹 、幹架、鬼混等等,都能看到他們兩人在一起的身


 


影,高中畢了業,也一起到建教合作的工廠上班,他們倆打算先賺點錢然後當兵回來後,再一起合作一


 


門生意來創造未來,胖胖熊曾經問過為致,何不升學呢?他回的可實際了:好的學校上不了,不入流的


 


學校那是浪費生命與金錢,不如把握時間去創造比較有機會的未來。這年輕人的思維真是成熟又實在,


 


回想胖胖熊19歲的時候在幹什麼呢?唉.....儘幹糊塗事呀!


 


 



 


在耕莘醫院的太平間,我看著為致,帥氣又堅強的臉有點浮腫,有點蒼白,對!泡在水裡約一二小時,


 


是這個樣子。耳旁聽到的是為致母親的嚎哭,這場面著實讓人心碎啊!胖胖熊與為致一家,堪稱世交,


 


想當年我的父母由南部到台北發展,人生地不熟的,而為致的爺爺奶奶給於相當的關心與協助,至此造


 


就了兩家的幾世情緣。我突然又想起為致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,大夥兒到菲律賓宿霧渡假,一到夜晚胖


 


胖熊要跑到賭場試一下手氣,結果被這小傢伙發現,吵著要我帶他去,當然啦!這一吵就被長輩發現


 


了,害胖胖熊被訓了一頓!事後呢,為致一副無辜的樣子跑來跟我道歉,大哥哥!對不起啦!。是啊!


 


你現在躺在這裡,對不起的又何止是大哥哥呢?


 



 


 


在這場面混亂當中,我看到了建弘,他蹲在門口喃喃自語:應該是我才對........應該是我才對。我知道事


 


情的始末,這些傢伙到燕子湖玩水,這湖呢,有些不明的暗流,建弘就是被這暗流拖住了身子,在這危


 


急時刻,為致硬把建弘推開,最後當然是......在下游800公尺處找到已斷氣的為致。我拍了拍建弘的


 


肩膀,說了句話:換成是你,你一樣會把為致拉開的,不是嗎?其實這件事情發生至今,沒人怪建弘一


 


句話,但建弘這男孩也真有情有義,十來年了,他把為致的母親真當自己的母親一樣,他現在是職業軍


 


人,一有空一定來找為致的母親寒暄問暖,搬個家他竟然找了7、8個同袍來幫忙,交個女朋友也會帶


 


來給為致的母親看看....等等。
 


 


 


 


白髮人送黑髮人謂之為:不孝!所以為致的生後事是相當簡單就處理掉了,事隔幾月後,在大家內心 的


 


傷痛稍微撫平之時,建弘找上了我,一副不知如何開口的模樣,看情形我得誘導他開口了,【怎麼了,


 


一切都還順利嗎?】,建弘楞了一下回我:【我打算去考軍官學校.......。】,打從為致走了之後,他們


 


的計畫也劃下了休止符,這考軍校倒是一條不錯的路子,而建弘接著問我:【大哥,我聽為致說過,你


 


對一些術法有些特別的研究,不知道.......有沒有一種換命說的.......?】,我點了點頭說:【人死已矣,


 


還能換什麼命呢?】,本來我以為建弘在傷心之餘開始了胡思亂想,可就不是,他說:【不是啦!我的


 


意思是說........,好!我這樣說好了,在今年初,我媽媽到淡水的一個仙ㄟ那邊,仙ㄟ說我今年有死劫,


 


不易過!我媽就緊張了,求這個仙ㄟ幫忙化解,由於我媽是他忠心的信眾,舉凡家裡的安太歲、祭改、


 


收驚、安神位、擇日等等,都由這位仙ㄟ包辦,約有一二十年之久了,所以仙ㄟ最後拗不過我媽媽的請


 


求,就做了一套法事,工程很大,我也一定要到現場去,還在那邊住了一個晚上,我只知道那叫什麼換


 


命術......】。胖胖熊心中一驚!難不成是傳說的:遮天換命術!這術法邪門得很!有這麼一說,這套法


 


術會將當事人的劫難轉嫁到他人身上。是的!胖胖熊說這術邪門,而且邪的太超過了,簡直是亂了天理


 


亂了法度!那時候30來歲的胖胖熊還有維護天下正義的熱情(現在呢?唉...我都搞不清何謂黑、何謂白


 


了),二話不說問了地址送走了建弘,立刻驅車前往那一家宮廟,也渴望會一會這位邪門的宮主。


 



 


 


一個鐘頭的車程,也讓胖胖熊可以整理一下頭緒,順便思索了遮天換命這門法術,我用現代的說法來做


 


解釋:假設一場空戰,戰機遭到飛彈的鎖定,躲不過怎麼辦呢?這戰機可以發出誘餌,干擾飛彈的判


 


斷,這樣子就有機會躲過飛彈的攻擊,換命術呢,就是這種道理,它也以特別的方法發出干擾,讓劫數


 


的攻擊掌握不到正確的位子,可比較要命的是:死劫一出必取人命,你躲過了,肯定就有人犧牲,所以


 


這門術法頗有濫殺無辜之嫌,不足取!


 


 



 


來到了這間宮殿,是矗立在一片田園間,單進單出相當簡易,一進殿門就看到了主神:天公爺,旁邊的


 


多尊神明皆是正派神明,並不是邪魔歪道之流,這時候胖胖熊心中犯了些嘀咕,難不成走錯位置了,上


 


錯門了,不過既來之則安之,點了香上了爐卻還不見任何人,往左邊的一排桌椅就這麼一坐,鐵了心


 


了,今兒個見不到人不走!約一盞茶的時間,從外邊走進了一個約70歲上下的老人,個子矮矮頭圓圓


 


的,與建弘敘述的宮主相似,可就有些疑惑,因為在這位宮主身上,我依然感受不到任何的邪氣!而且


 


頗有仙風道骨之姿!也罷!咱們來個先禮後兵,胖胖熊起了個身拱拱手寒暄了幾句!老宮主挑了挑眉也


 


拱起了手:先生客氣了,可是有事?但說無妨。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,接下來胖胖熊直接陳述事情,言


 


語之中多有怪罪之意,並直指老宮主利用此法傷天害理,將不得善終!


 


 



 


到這裡為止,胖胖熊完全感覺不到這位宮主有任何的怪異之處,可接下來卻看老宮主冷笑了一聲笑,然


 


後是黃的、紅的、藍的、綠的這樣子的變化出現在老宮主的眼裡,胖胖熊這一驚,連退了三步,背後抵


 


住一根屋柱,左腳踱地,右手憑空劃了一道符,嘴理念著:速請天將神兵,護我元神安我心,急急如律


 


令!可胖胖熊的心臟依舊像是被重擊一樣咚、咚、咚!同時耳中傳來一陣陣單調卻無法擺脫的音節!好


 


傢伙!這術法竟然能夠影響我的交感神經,造成我心跳的不規則,意識漸漸迷惘,看樣子胖胖熊將命喪


 


於此了!都說死之前往事的記憶會像跑馬燈一樣閃過自己的腦海,我倒一點也感受不到,反而覺得我這


 


個笨蛋,也不秤秤自己的斤兩,就懂一些皮毛竟膽敢深入虎穴,真是可笑啊!突然間一切平靜了,那真


 


的是平靜,沒有一絲的聲音,太寂靜了............。


 


 


 


眼前的景色也變了,我不在屋內了,不在淡水了,甚至不在台灣了,那是一片望不到邊際的綠地,可綠


 


地卻不是綠草組合而成的,它比較像是苔蘚,但又不太像,至少它並不滑,而且踩下去這綠地還會下沉


 


些許,當我想彎下腰去研究一下地上的東西是什麼時,眼角邊發現了左側似乎有人,轉頭一看!一個好


 


熟悉好親切的人,可又說不出他是誰?土地公嗎?山神?還是什麼呢?!而在這當下此位老人對著我笑


 


了笑,然後自顧往前走,胖胖熊也快速的跟上,嘴裡直問,這是何處啊?閣下可是仙人否?老人並不答


 


腔,仍舊往前走,很特別的是,我想走向他身旁問話,可怎麼走都離他有十步之遙,而怪異之處卻是接


 


二連三的被我發現!例如:天空是藍紫色的,沒有一朵白雲,也看不到太陽,但天是亮的啊;還有場景


 


的改變是不規律而且沒道理的,好比前方有一推綠色的小丘,正常來說走到這裡難免要上個小坡,但是


 


呢,一接近這個小丘,這地又變平了,這樣子的神奇現象也不知經過多久,我總算看到了一點不同的地


 


方了,同時間引路的老人也不見了,而前方出現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背影,正蹲在一塊大石上寫字,這塊


 


大石是這片綠地唯一不同的顏色,是石頭的顏色可就有些偏紅,突然間......我聽到了聲音了,大哥哥!


 


對不起啦!為致!這背影是他,胖胖熊一個箭步直撲向前,可人就不見了........那真是一眨眼之間而已,


 


留下一臉疑惑的我站在原地,這人呢?我心中是這麼想著,東看看西找找,卻什麼也沒發現,然而在剛


 


剛為致蹲著的位子上,我看到了一排字,這字應該是他寫的,他的字體是又粗又重,小時後常把自動鉛


 


筆的筆心寫斷,而這排字寫著:《一切早註定、半點不由人。》


 



 


 


下一瞬間,一切又變了,我又聽到聲音,是風聲是車聲是狗叫聲,是一切切屬於現在的聲音,我知道我


 


又回來了,然後呢,眼前的景象也在轉變,剛開始是模糊的然後漸漸的、漸漸的清晰了,很像單眼相機


 


調整焦距一樣,當所有的情形回歸現實後,映入眼簾的是:老宮主一副不置可否的眼神,接下來是充


 


滿戲謔的口吻:【無知小輩!回去吧!】。


 


 


 


╳          ╳          ╳          ╳          ╳



 


 


兩年前,由於中科的關係,胖胖熊祖上的墳墓都要遷移,這一切大小事宜包含:起墓、撿骨、擇日、進


 


塔等等,都交由我的師伯處理(這位師伯在卡到陰與精神病那一篇文章中介紹過),所以胖胖熊理所當


 


然的會出現在這間保生大帝廟門口,而師伯正在案頭上書寫一些什麼來著,我常常在想,他那一顆假眼


 


是不是可以學學海盜,用個單邊眼罩遮住,除了增添一些神祕感外,也許不會那麼嚇人!當然啦!這句


 


話到目前為止我仍舊說不出口,所以呢,當師伯望向我時,還是有被那顆假眼電一下的感覺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一開始我們談論的是胖胖熊家族的事宜,這裡就不做描述,接著,師伯突然問我:【你跟我師弟見過面


 


了!】,師弟??胖胖熊一副莫名的樣子,師伯接著說:【前年師弟來看我,提起過你,其實你小時候


 


常與他見面啊!】,這時胖胖熊有些尷尬的回著:【我....十歲以前並不長記憶....】,師伯笑了笑:【也


 


是啦!你父親還以為生了個空空的小孩...!】,是啊!胖胖熊小時候真的有些智能不足的樣子,都不知


 


道是怎麼回事,只聽師伯淡淡著說一個宮名:【淡水某某宮!?】,啊!是他!我心中叫了一聲,緊接


 


著師伯說:【師弟他說,你多年前曾經去踢館,是不?】,其實那一役是胖胖熊被教訓了,聽著師伯說


 


成踢館胖胖熊都有些糗了!明明是去興師問罪,最後卻頗有落荒而逃的德性,說起來真是丟臉呀!師伯


 


又道:【打從你們一照面,師弟就大約認出你來了,而後你又用了護心術,那就更加確定你的身分


 


了。】,我還是苦笑了一下,師伯似乎了解的內心的感受,拍拍我的肩膀說著:【人外有人,謹記謹


 


記!】。


 


 


 


接著一陣沉默,我看到師伯的眼神望向遠方的田園,像在回憶著某些事,這老人家如果緬懷過去,常常


 


是一發不可收拾,所以我假裝挪一下椅子發出了一些聲響,試圖切斷他的沉思,果不其然,師伯轉頭望


 


向了我說:【師弟在去年過世了,他回來找我的目的是交代一些事務,並有些託孤的意味,可惜我老


 


了,來日無多,還能幫到什麼忙呢?】,聽到這裡,胖胖熊心中啾了一下,世間當真無常啊!又一陣沉


 


靜之後,師伯說:【對了!遮天換命術這門法術,師弟是不會的,我在日據時代時見過最後的傳人,記


 


得他好像提過,此術終不得留,原因在於反噬,幫人換命換到自己沒命,這門功夫又有何用呢?】,在


 


此時,胖胖熊欲言又止的態度還是讓師伯感覺到了,他接著說:【師弟用的是蓋魂法,把當事人的命運


 


暫時託給神明,企圖去躲避他的劫數,不過呢?你與我師弟都犯了一個錯誤,那位活著的人,其實劫難


 


現其身,而是應在旁人身上,這就是你們把陰陽兩相隔這句話下錯了註解了。】,是的!師伯的當頭


 


棒喝讓胖胖熊又長了知識了,因為後來我再比對建弘與為致的命數之後,已經有完全不同的見解了!原


 


來建弘的命本就不該絕..............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而觀靈術呢(俗稱觀落陰)?自那回進入了俗稱的陰間後,胖胖熊探尋了相當多的訊息後所總結的一些


 


論點,在這裡提出與師伯探討一番:傳統的觀落陰大抵上是一種誘導式的催眠術,固定的擺設、固定的


 


動作、固定的咒語等等,讓欲觀者進入了自我想像空間,好比多數的人進入陰曹地府時,所看到的所聽


 


到的,大多不離開已知的範圍內,就像是來帶領之人不是神就是親人等,進入陰間後,一定是灰暗的陰


 


冷的,見到的多數是傳統的古式建築等等,為什麼呢?因為華人都早有根深蒂固的陰間形象,當進入了


 


自我意識的空間時,看到的景象都離不開早已存在內心的一切,就像胖胖熊進入了陰間,也因為我個人


 


的潛意識觀念(詳見人鬼殊途),所以我進入的是一種一切都靜止的空間,原因是我認為為致是死於意


 


外,他當然會進入停滯的空間,那麼投射在胖胖熊腦裡的,就是我對停滯空間的一種表像;而當見到你


 


想要見到的靈魂呢?這靈魂的表現也取決於你的期望,當你認為他是好人所以死後當有好報,這時候投


 


射到你眼前的一切,他就是很平安的很幸福的;如果潛意識中你對他有些愧咎,那麼投射出來的景象,


 


就會是要你幫他做些法事或是多燒點紙錢給他,以彌補你內心的遺憾;當你對他有恨呢?那一切就很有


 


趣了............,那麼胖胖熊見到為致的靈魂時,他所寫下的:一切天註定,半點不由人的字,是否也是


 


我需要自我安慰的一種期望呢.......?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說完這段話我看著師伯,他那似笑非笑的臉神,不以為然之中又帶有一些讚許,多麼矛盾的一種組合,


 


我接著又補充了一段話:觀落陰,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進入,這問題決定在施法者的功力,他能不能將他


 


的意志力強蓋過他人的意識,另外.....當事者是不是一個容易受誘導催眠的人,這些都會決定是不是能進


 


入所謂陰界的成因。就看師伯點了點頭,不置可否的說:【是嗎?】,然後.......眼睛中又併發出黃的、


 


紅的、藍的、綠的......不會吧!又來了!這不整人嗎?


 


 


 


 


隔天,胖胖熊到了墳場要做遷移墓地的一些瑣事,看著爺爺的墓碑,突然間發現碑上面的照片,不就是


 


我進入陰界時來帶領我的那位老人嗎?那個熟悉而又親切的人,爺爺過世了15年了,生前最是疼胖胖


 


熊,不知道在另一個世界裏,是不是一樣每天早上來一套長拳呢?可惜當時我卻認不出來,真叫人扼腕


 


啊!


 


 


 


各位看倌,觀落陰這一門法術是善良的、有價值的,讓一個未亡人借由這種方式來平衡、慰藉、安撫喪


 


親的傷痛,這是相當有存在的必要,祂.....比起所謂的心理醫生,效果更是明顯,可大夥兒看了胖胖熊的


 


文章之後會認為祂不過是一種誘導式催眠而已,並非真實進入陰界,是的!大多數是這樣子的!而且這


 


樣也足夠了,難不成你真想進入陰間?那還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機緣,有沒有這個造化!不過大家也不用


 


失望,人嘛!最後總會進入陰間的,不論你願不願意,只是去了,就不能回了...............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命理熊窩

天山胖胖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Kogi
  • 感傷~
    [版主回覆07/01/2011 21:49:15]..........
  • 俠女
  • <p>作夢也是類似觀落陰的一種嗎?</p>
    <p>只是觀落陰是引導式的,我們的作夢,是一種非引導式的. 是這樣嗎?</p>
    <p>我個人是超容易夢到過世的親人,是因為體質原因嗎? 還是也是一種心理狀態反射在夢境中?相較我周遭一些朋友,八字重,反而容易夢到過世的親人.</p>
    [版主回覆10/11/2010 21:02:33]<p>不是八字重的人會夢到親人,而是....感情重的人才會夢到親人!</p>
    <p>做夢的細節很複雜,有機會再談!</p>
  • 很好
  • <p>真玄,好像是小說故事的情節</p>
    <p>不過,又有蠻複雜的感覺,因為千連甚廣,包括時間.空間.人物角色等</p>
    <p>身為當事人的感覺應該是我們沒辦法想像的吧!!</p>
    <p> </p>
    [版主回覆09/25/2010 23:17:17]嗯....胖胖熊老來無所適,應該專寫小說!只是......誰買阿!
  • Ono
  • 熊大~
    [[師弟用的是蓋魂法,把當事人的命運

    暫時託給神明,企圖去躲避他的劫數,不過呢?你與我師弟都犯了一個錯誤,那位活著的人,其實劫難

    不現其身,而是應在旁人身上,這就是你們把陰陽兩相隔這句話下錯了註解了。]]
    可能我有點駑鈍愛鑽牛角,這一段著實讓我想了再想!!
    再那個時間點,是否 為致與建弘都遇到彼此的劫數?而建弘的劫數則是,承受至親離去而造成一輩子記憶傷害的劫數呢?
    [版主回覆09/25/2010 23:16:00]說的真好!ono你有點料喔!
  • Andrea
  • 這篇文章很有趣,因為最近不知為何勤念地藏經,就有了些感觸。<br>看了你的文章,直覺想到地藏菩薩,地嶽不空,誓不成佛的無邊大願,想著經文裡的500大地嶽裡,每個其中又有個500小嶽,這些地嶽,無邊無際。<br>是否去了,就不能回呢??<br>經文裡提到各地嶽裡的大小鬼王也同在聽聞佛法,並在修行若干劫後,仍可證得菩提,因此,個人猜想,說不能回,是否也不盡然呢??呵, 或者是說,這就端看您是用何身份去了呢??<br>純醉聊聊,並無踢館之意呀,見諒,見諒 .... :)<br>
    [版主回覆09/25/2010 23:12:15]那就有請地藏王引閣下去瞧瞧吧!恕在下不奉陪!
  • 小於
  • 我很想去看看我阿嬤....很想.很想..
    [版主回覆09/25/2010 23:10:44]嗯....還要3、40年耶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